“鹰派”美联储令美股开年走低 货币政策长期影响有限

  原标题:“鹰派”美联储令美股开年走低 货币政策长期影响有限

  美联储公布的最新会议纪要显示,美联储不仅准备提速加息进程和缩减购债规模,还将缩减资产负债表提上日程。

  2022年第一周,美股表现低迷。美国东部时间1月6日,美股市场全线下跌。分析指出,美联储12月FOMC议息会议纪要引发投资者对美联储货币紧缩政策或过于激进的担忧,使美股市场再度出现波动。与此同时,美国最新公布的ADP就业报告大幅超出预期,进一步对紧缩的政策转向起到了强化作用。

  多位专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美联储如果过快收紧货币政策,那么短期内对市场影响较大,但无需过度担忧,因为会议纪要难以成为美联储采取行动的主要依据。

  美联储“鹰派”发声令美股开年走低

  进入2022年,美股市场持续下跌。截至当地时间1月6日收盘,道指下跌170.64点,跌幅0.47%;标普500下跌4.53点,跌幅0.1%;纳指下跌19.31点,跌幅0.13%。

  近期,投资者一直在为美联储开始加息做准备。不过,美联储公布的最新会议纪要显示,美联储不仅准备提速加息进程和缩减购债规模,还将缩减资产负债表提上日程。尽管美联储强调,随着就业市场的好转,“更早,更快速”的加息与更为激进的缩减政策旨在遏制“比预期更高、持续更长”的通胀,但比预期更为鹰派的三重紧缩无疑令市场承压。

  美联储会议纪要公布后,美股三大指数全线收跌。以技术股为主的纳指更是在1月5日下跌3.3%,为该指数自2021年2月以来最大跌幅。此后一个交易日,下跌趋势持续。特斯拉Netflix均下跌超2%。在大型科技股中,苹果下跌1.6%, 亚马逊下跌0.6%。

  美联储鹰派信号使得投资者大规模抛售估值较高的成长型科技股,反映了投资者对加息的风险权衡。PineBridge Investments 的投资组合经理Hani Redha指出,大部分投机性的高估值科技公司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。“这些公司的估值取决于未来的潜在收益率,因此对利率上升十分敏感”。

  SoFi投资策略主管Liz Young称,“我们已经习惯科技股每天都是赢家,但今年不会是这样的局面。”

  分析指出,美联储缩减购债、加息信号明显,一直在投资者的预期之内。而美联储在疫情期间膨胀至近9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迟早也会迎来收缩调整。但在短期内“三重紧缩”接连发生的可能性仍令多数投资者意外,令美股陷入波动。

  Ally Financial 的首席市场策略师Lindsey Bell 表示,市场连续两日的波动是对“美联储政策转向的条件反射”,由于(纪要)看起来像美联储准备“迅速而猛烈地出手,快速将流动性抽离市场”。

  Lindsey补充称,“如果他们(美联储)以更为稳定、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(缩减),那么市场将表现平稳。如果又快又猛,那就另当别论”。

  经济数据加剧市场担忧

  除了美联储会议纪要外,美国经济数据也令美股市场承压。当地时间1月5日,美国公布2021年12月ADP就业数据。数据显示,美国12月ADP新增就业人数80.7万人,高于预期的41万人和前值的53.4万人,创7个月新高。根据ADP的数据,这是自2021年5月的88.2万人以来就业市场的最佳数据。

  具体来看,上月新增就业分布较前几个月更为均衡,休闲与餐旅业新增24.6万;贸易、运输和公用事业新增13.8万;专业和商业服务新增13万;教育与卫生服务新增8.5万;制造业和建筑业分别新增7.4万和6.2万。

  ADP 首席经济学家Nela Richardson表示,德尔塔疫情带来的冲击似乎已经消退,但奥密克戎带来的影响仍有待观察。他指出,服务业继续主导就业增长,带动了12月就业市场走强。

  这一数据与美联储的判断相符。12月会议纪要显示,美联储多数与会官员认为,“美国经济正朝着美联储的最大就业目标快速前进”,部分认为“劳动力市场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与就业最大化目标相一致”。在通胀已经达标的情况下,实现“充分就业”是开启加息前的最后一道重要门槛。

  另一份数据显示,美国12月非制造业表现疲软。数据显示,美国12月ISM非制造业指数为62,预期为67,11月为69.1,创2020年4月来最大月度跌幅。

  分析指出,ISM非制造业指数下跌,意味着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可能已经开始对旅行、餐饮、娱乐等服务业供应商造成一定的影响。虽未必从根本上改变复苏途径,但疫情的进展将令美股面临回调的风险。

  美联储正回归疫情前做法

  缩减购债规模、加息和缩表,在长期的超宽松货币政策之后,美联储陡然激进的缩减政策转向引发市场担忧。

  对此,波士顿大学帕迪全球研究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Perry Mehrling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,“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,美联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推行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。而在疫情之前,美联储就正在采取措施逐步恢复‘正常化’。但当新冠疫情袭来时,这些措施被中止。现在,美联储只是又回到了疫情前的做法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疫情导致的供应链瓶颈和通胀并不是主要问题,但它为必要的收缩提供了恰当的理由”。

  桥水基金创始人瑞·达里奥认为,“美联储在收紧货币政策时不会走得太远,以免伤害经济”。

  Lindsey 也表示,投资者可能对美联储的会议纪要反应过大。她说道:“(美联储)已明确表示,他们不想做任何事情来减缓经济复苏或打击金融市场。”

  资深市场研究员杨凯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,市场目前对美联储转向信号的反应是随机的。不管是减量、加息还是缩表,对市场会有加大短期波动的影响,但不会是长期的。

  他补充称,“从历史经验来看,美联储政策的稳定性、专业性、系统性最强,不会采取加大市场波动的政策。只会在处理金融危机时,采取“稳、准、狠”的公开操作和货币政策,主动加速波动,迅速解决危机。”

  Young指出,“市场上有很多从未经历过加息周期的投资者。纵观历史,这(加息)对市场来说并不是最坏的消息,对整个科技行业来说也不是最坏的消息。事实上,反观历史上第一次加息,所有人都感到害怕,但其实对股市也没有那么不利”。

  杨凯还向记者表示,对于美股市场前景,可持续关注美元指数和杠杆周期。“金融市场是有效市场,会迅速打破均衡,到达另一个均衡。”

  他强调,“目前美元指数处于正常波动范围,杠杆周期没有急剧下行,股票市场只是正常的短期波动。货币政策紧缩会加速美国经济衰退,降低通胀。对实体经济传导可能会是长期的。但美股和美国实体经济没有正的相关性。引起美股价格变化的重要的变量是美国金融市场的杠杆周期。”

  (作者:施诗,李依农 编辑:包芳鸣)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李桐